Hello world 你好世界

当你问到我的名字的时候,我羞得悄立无言。真的,我替你作了什么,值得你的忆念? :smiley: 但是我幸能给你饮水止渴的这段回忆,将温馨地贴抱在我的心上。image 天已不早,鸟儿唱着倦歌,楝树叶子在头上沙沙作响,我坐着反复地想了又想。

夏天的飞鸟,飞到我窗前唱歌,又飞去了。 秋天的黄叶,它们没有什么可唱,只叹息一声,飞落在那里。

泰戈尔

我不向你求什么;我不向你耳中陈述我的名字。当你离开的时候我静默地站着。我独立在树影横斜的井旁,女人们已顶着褐色的瓦罐盛满了水回家了。她们叫我说:“和我们一块来罢,都快到了中午了。”但我仍在慵倦地留连,沉入恍惚的默想之中。 你走来时我没有听到你的足音。你含愁的眼望着我;你低语的时候声音是倦乏的——“呵,我是一个干渴的旅客。”我从幻梦中惊起把我罐里的水倒在你掬着的手掌里。树叶在头上萧萧地响着,杜鹃在幽暗处歌唱,曲径传来胶树的花香。

    body{
      color:#000;
      background:#ffffff;
    }